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做直播课?这三个老师选了个有1.5亿活跃用户的直播平台

做直播课?这三个老师选了个有1.5亿活跃用户的直播平台

日期:2018-08-23   来源:   
微信截图_20160722010444.jpg

(主播富美男正在直播平台上“花样”教日语)

  芥末堆 怡彭 7月22日报道

  如果你问2016年互联网在流行什么,十个人里有八个会告诉你:直播。

  据目前最著名的娱乐直播平台斗鱼创始人张文明在三个月前透露,目前斗鱼日活超过1500万用户,月活数字则在1亿~1.5亿之间。

  不再只是游戏和秀场,在直播开始从PC转向移动端之后,内容丰富化成为了趋势,比如吃饭、化妆、明星发布会,甚至是教育。

  “色情老师,我报警啦!”,7月22日凌晨1点,富美男仍然在斗鱼直播平台上教授日语,丰富的表情动作引出了网友夸张的弹幕。

  在线教育的发展正在不断变快,由此带来的是,“供给侧”的老师,特别是能把线上课教好的老师的巨大缺口。理论上,如饥似渴的教育科技公司们会用更好的待遇将这部分老师“一网打尽”。但实际情况是,一批并不依赖平台发工资的“教育主播”正在野蛮生长。

  有人说,企业和平台的调性是很难改的,阿里做不好社交,百度做不了电商,而教育,也只能由教育平台来做。但现在,部分大众性弹幕平台上的“教育直播”能够每日万人同时在线,而教育平台上的免费直播课,数百人是常态,几千人观看便已是不错的成绩。

  这一切都是怎么发生的呢?

  在与三位“教育主播”聊过之后,我明白了他们在并不“教育”的平台上,带来了怎样不同的东西。

  学渣的“狂欢”?两万人同时在线的直播课

  常有人一边看娜娜的直播一边发弹幕感叹:“早有这样的老师我也不至于四级都过不去。”

14649369566f0ece39.jpg

(娜娜在上课)

  水笔、板擦和一块不大的黑板,是娜娜上课要用到的全部工具。相比于互联网上制作精良的收费课程,这样的配备可以说得上简陋。但娜娜教英语的方式,的确是那种让人愿意看下去的类型。在讲解that is the way the cookie crumbles这个表示木已成舟、事情只能如此的俚语时,她故作汉子状地表演道:”哎呀都跟我私奔了,你还哭哭啼啼地干啥呀,只能这样了啊!”引来一片弹幕刷屏。

  在讲课时,娜娜的眉毛经常“上下翻飞”,与一张讲课的认真脸配合竟给人一种特殊的萌感。配合课程内容而讲的小段子、特有的“土拨鼠表情”,让本该严肃的英语课成为一场“狂欢节”。

  在坚持直播几个月后,娜娜的课已经有了一批固定的拥趸,同时在线人数通常都在两万人以上,峰值甚至达到过5-6万。这样的关注度,已经超过了很多游戏主播,在斗鱼的教育频道内,她已经是公认的“一姐”。

  事实上,每日上午+晚上四个小时的直播上课,并不是娜娜的正式职业。本科英语专业的她,在硕士毕业后留校担任辅导员,还曾在培训机构兼职任教。现在,她走出大学与朋友合伙经营一家公司,时间相对宽松自由。

  谈起为何会在斗鱼直播上课,娜娜直言是因为喜欢。她不太认可有太多条条框框的教学方式。与线下教课不同,斗鱼上的观众总能很积极地与她互动。娜娜说,她很享受这种感觉。

  尽管会用玩笑、表情甚至是一些小表演来带气氛,科班出身的她仍然是在一板一眼的按照语法规律讲课,从音标、词法到句法。在讲课时,她经常告诉那些说自己英语很烂、学不下去的观众,英语并不难,只要这样一点一点学下去。

  相比于在机构讲课,娜娜认为现在最大的好处是不必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与终点。没有了时间和课时的限制,让她可以把节奏放慢,尽量让更多人能听得进去。甚至有不少英语不错的人也来听她的基础课,对于依靠单词量把分数堆上去的人来说,听一听娜娜对基础语法的讲解,仍然有不少好处。

  但是,直播间里更多还是基础较差的人。在经历过英语带来的无数次不良体验之后,他们在娜娜的直播间里找到了乐趣与动力。自称小粉丝的佳佳告诉我,相比于学校老师严肃正经的授课,娜娜的风格更让身为学渣的她接受,因为“谁都喜欢更有趣的东西”。

  作为一个很漂亮的女生,娜娜也会受到弹幕的调戏。每隔一小会儿,就能看到一条类似于“老师嫁给我”、“老师快下课我们要听段子”、“老师有没有男朋友”的字幕从屏幕右端飞出。大部分时候,她都会选择无视,把课继续讲下去。有时候,她也会在直播快要结束的时候和听课的人们说:“如果真的喜欢我,就不要用弹幕胡闹,大家好好学英语吧。”

  依靠直播,娜娜能拿到大约每月一万元的收入。相比于游戏或秀场类直播,这并不算多,也不是她主要的收入来源。现在每日直播上课的日子,被娜娜评价为既辛苦又快乐。对于未来,她没有想太多,只要时间能协调好,还有人愿意听,她就会接着讲下去。

  到娱乐平台,他只为好好做教育

王一了.JPG

  用有趣来吸引并不喜爱严肃的娱乐向用户,是一条非常合理的路径。但也有一种老师,正在娱乐性的直播平台上做着“正经”的教育,物理老师王一了就是其中一位。

  作为一个有七年经验的培训机构老师,王一了其实是各种教育平台都非常欢迎的对象。在决定去斗鱼做物理直播课前,他也的确尝试过当下很热门的在线平台。但很快,他就放弃了在教育类平台上讲课的想法。“对我来说,这些平台的商业气息太重了,好像就是为了赚钱才去的。”王一了告诉我,各类平台目的性极强的规则,反倒让他很难上好课。

  “其实很多功能的初衷,是要让老师提高效率的,比如有个平台会把讲义和ppt都提前给老师准备好。”王一了说,“但结果是,没有人会好好上课了,就是带学生刷题、刷题、刷题。”在他心里,教育是要潜移默化地把知识和思维方法分享出去,而不是“秒杀高考题,压中中考题”。

  王一了给出了两个在非教育类平台上课的原因:

  足够自由,能够按自己想的去把课讲好;

  能够吸引到上千学生来听课。

  “在一些大的教育平台,当然也是可以自己开一门课,但是没有学生啊。一个表演型的老师是需要观众的,学生越多我就会越high。”说到自己的千人课堂,他的声调兴奋地有些上扬。

  此外,不只是让学生看到PPT,真人出镜也是王一了特别享受在弹幕直播网站上课的原因。他觉着,表情和肢体动作都是不可或缺的情感表达方式。“所以现在可以用手机来直播感觉特别好,因为我可以看到屏幕里的自己,就好象面对人一样。这感觉是非常不一样的。”他说。

  与娜娜不同,他的课并不“逗逼”,在严肃而紧凑的课程里,他还要尽量帮助学生发散思维,争取能有更多的思考。王一了觉着,这是定位的不同:“我们的定位是不同的,娜娜的观众都是时间相对充裕的人,可我教的是高中生,他们的时间成本太高了,容不得耽误。”

  相应的,既不是美女又不逗逼的王一了,在人气上要比娜娜弱一大截,收入也少了很多。迄今为止,他已经在暑期直播了近六十个课时,只拿到了约5000块的收入,相当于在线下上课的十分之一。“我现在没有那么在乎钱,我的工作能养活自己。”王一了说,“我就是想坚持下去,让大家看到斗鱼其实也是能上课的地方。”

  在一个全国性的物理教师群里,王一了结识了很多非常会讲课的老师,但受制于现在刷题、押题以及浮夸的“名师”风气,这些老师在互联网上很难找到自己的位置。王一了觉着,只要能让大家认为这里是能正经上课的地方,就会有更多学生进来,能给这部分老师更好的施展空间。

  至于“变现”,王一了没想那么多,他认为只要做得好就会有些回报:“互联网那些东西我都不懂,就是想好好把课讲好。我看有人卖个笔啊本啊什么的好像也能赚钱,以后再说吧。”

  王一了说,可能有些人命中注定只是一颗小草,但他可以选择做一棵有价值、能让人看到的草。“毕竟我也是听俞敏洪老师录音长大的,情怀还是得有。”

  商业价值:品牌曝光

  在泛娱乐平台做教育直播的,也不都是像娜娜和王一了这样“单干”的老师。与教育目标人群完全重合的巨大流量,也吸引了创业者前来淘金。英语名师、锐博教育创始人付英东就是其中一个。

  在他看来,之所以游戏和娱乐类平台也能做教育,是因为它们都具备大众属性。虽然直播平台们以娱乐属性为主,但玩游戏的人同样需要学习,因此在这个“流量池”中去筛学生,逻辑上没有问题。

  进行了几个月的尝试与观察后,付英东认为,在这样的平台上,娱乐性仍然是吸引用户的重要因素之一。适合更广泛用户的、寓教于乐的内容并不好做,对老师(主播)的要求也更高。对平台用户需求的掌握,以及对直播本身的理解都非常重要,新生代、接受新鲜事物更快的年轻老师在直播时代或许有更大的优势。

  现在,付英东在斗鱼上的一堂课能够吸引3-4千人同时观看,其中小部分人能够被沉淀至QQ群,成规模的转化则仍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付英东表示,斗鱼平台本身的粘性很强,许多人只会在平台里上课和关注,转化的难度比较高。

  观众的打赏收入对于他来说可以基本忽略不计,不算巨大的流量与学生较低的消费能力,使得教育主播很难像映客的秀场那样为主播带来数万乃至十万以上的收入。付英东表示,他将自己的直播课当作是一个新媒体渠道来看待,精准人群的品牌曝光,是其现阶段对老师和机构能够带来的最直接的好处。至于未来,还没人能够看清楚。

  所以,泛娱乐平台的教育究竟有什么用?

  2016上半年,直播成了科技媒体笔下最猛烈的“风口”,这似乎也为亟待变现的在线教育公司们指明了方向。学霸君、疯狂老师、英语魔方秀等企业纷纷推出了自己的直播课业务,不论它们曾经的定位是工具、平台还是社区,最终还是在变现的节点上殊归同途。

  从另一个角度切入的娱乐直播平台,走的却是与教育科技公司们截然相反的路子。它们在积攒好巨量的用户与流量后,才开始逐渐引入教育内容。今年春季,斗鱼在新生代直播平台中率先开辟了教育频道,而在以秀场为主的现象级直播App映客中,也出现了泛教育类直播。早已在美国上市的欢聚时代,更是在2014年大举进军教育,目标直指教育巨头新东方。

  抛开更早的YY不谈,2015-2016的这波直播浪潮其实仍以游戏或秀场为主要卖点。但是,企业们“扩品类”的趋势已十分明显。早在2015年,斗鱼就开始了从游戏直播到综合直播平台的转型,内容包括综艺、公益、电商、旅游、科技、影视以及教育。虎牙、熊猫TV等游戏类直播平台,也有了科技、体育、音乐娱乐等频道。

  这样做的原因其实并不难理解,游戏直播带宽消耗巨大,而关注游戏的青少年群体本身的付费能力极其有限。近期在移动端越加火热的秀场,内容同质化的趋向也已开始出现。一旦“美女”们不再能吸引用户的眼球,谁能将这把火继续烧下去?更丰富、更具持续性的内容是唯一的答案,而教育无疑是其中重要的一点。随着接下来直播整合潮的到来,或许将有越来越多的直播平台出现教育频道。

  目前,娱乐平台上的教育内容所能触及的用户,还不是在线教育的首要目标用户。在平台上的他们并无明确的学习目标,以有趣、开心为主要需求。但用户年龄层重合度极高的娱乐平台,可能是一块潜力不错的金矿。

  据斗鱼教育频道负责人易欢透露,目前斗鱼的教育频道流量主要集中在上午和晚上,观众的多少只与受欢迎主播的开播时间有关。只要有好的内容,就能渐渐积攒起可观的用户。对于有心的教师和教育从业者来说,娱乐直播平台可以成为一个可用的流量池。而坐拥巨大流量的娱乐平台们一旦找到了符合平台调性的优质教育内容,在大平台粘性和成熟的付费机制的作用下,表现也值得期待。

  有人说,在经历了电视和PC之后,映客和花椒们带我们进入了直播的3.0时代。但是,直播之风或许才刚刚吹起。

  本文转载芥末堆网,原文链接:http://www.jiemodui.com/N/51752.html。

相关热词搜索:直播

上一篇:爱预科网:在线预科学院,考试证书有510所海外高校承认

下一篇:口语考试改革的趋势下,教育公司的机会在哪?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