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对外汉语的下一步:“日暮西山”还是“枯木逢春”?

对外汉语的下一步:“日暮西山”还是“枯木逢春”?

日期:2018-08-23   来源:   
摘要 : 孔子学院全球布局的逐步确立,很大程度上促进了对外汉语的发展。然而,对外汉语能否借着“互联网+”的东风“枯木逢春”,还要等待时间的验证。

  去年1月,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宣布,将关闭欧洲第一所孔子学院。此事件发生不久前,美国芝加哥大学和宾州州立大学亦先后宣布关闭孔子学院。尽管官方均声称此事同政治和意识形态无关,但仍有媒体借此机会大做文章,唱衰对外汉语行业。有人说,几年前“火热”的对外汉语市场现在已经穷途末路、日暮西山。对外汉语是否真的日趋式微?让我们先来看看这个行业的发展现状。

孔子学院

“遍地开花”的孔子学院

  国家汉办数据显示,2014年底,全球汉语学习者已达1亿人。而截止到2015年12月1日,全球134个国家(地区)已先后建立了500所孔子学院和1000个孔子课堂。其中,亚洲18国90所;非洲18国23个;欧洲28国257个,美洲8国544个,大洋洲4国86个。

对外汉语

(图片来源为:2014年《孔子学院年度发展报告》)

  至2014年底,全球孔子学院中外专兼职教师总数已达33745人,相对去年同比增长17.7%。在全球范围内,汉语学习正在成为一种不可逆转的趋势和风潮。而在这样的状况下,对外汉语教学质量却出现参差不齐的情况,而对外汉语教师生存也面临“冰火两重天”的境地。

孔子学院

(图片来源为:国家汉办官网)

  对外汉语教师缺口大,教师现状冰火两重天

  美国教育家George Bereday曾在1963年《教育年鉴》序言中写道,“一个教育系统的优劣,大大依赖于系统中服务的教师。”因此,对外汉语教师的数量与质量是衡量对外汉语的关键。

  国家汉办招聘对外汉语教师的要求是:必须具备2年以上教龄、大学以上学历,并正在从事对外汉语、中文等教学工作。但总体看来,对外汉语教师的整体素质仍然参差不齐。据了解,相当一部分对外汉语教师是找中介或自己“DIY”出国的,普遍缺乏教学经验,甚至有些连拼音规则、中文语法都搞不清楚。学生上课时听得云里雾里,不仅无法对课堂内容进行正确理解和把握,还可能对某些文化常识产生误会。

  然而,对外汉语教师质量的参差不齐并未浇灭全球学习汉语的热情。据了解,2015年,全球汉语教师缺口量已超500万,很多国际中文学校和各地孔子学院普遍面临专业教师数量不足的困境。

  虽然对外汉语教师数量缺口大、薪资高,但各地分布不均,处境有优有劣。大部分对外汉语教师倾向去欧美发达地区,非洲等其他偏落后地区的教师数量相对较少。据了解,在美国,汉语教师年收入已突破10万美元,国内对外汉语教师的工资也已达平均300元/课时。发达地区的对外汉语教师可以稳拿高薪、衣食无忧,而欠发达地区的对外汉语教师则薪资微薄。在这种基本生活不能保障的情况下,这些教师的教学质量或许令人存疑。

  文化认同是根本,课程难度难克服

  2012年,哈佛大学学生Jorge A.Araya曾在校报《哈佛深红》上发表了一篇名为“Mandarin? No, Thanks"的文章,提到了外国人学汉语的难处。Jorge在文中引用了密歇根大学教授David Moser的观点,提出汉语里最难的部分是汉字书写。他说,由于汉字有象形、指事、会意和形声四种构造形式,结构上又分为偏旁和部首,因此对习惯26个英文字母的外国人来说很难适应。此外,语音也是一块难以啃动的”硬骨头“。汉语中特有的四声音调同其他语种不同,但鉴于汉语声调是具有区别意义的音位,每个声调代表不同含义,因此必须掌握。外国人在学习这方面时感到同样有难度。

  此外,汉语属于汉藏语系,而英、法等语言则属于印欧语系。不同语系之间差别较大,因此学习过程中不仅需要对语言结构的重构,还需要文化上的强烈认同感。中国同其他国家,尤其是西方国家,在历史上曾存在着意识形态的差异。以美国为例,上世纪50年代—90年代,美国的汉语教学曾存在强烈的冷战色彩。受汉语教学影响的美国学生,自然也无法客观地看待汉语和汉语教学,更无法对中国文化产生认同感。在这种情况下,对外汉语的推广出现困难,也不利于国外学生正确理解中国文化和汉语。

  硬性输出意识形态,孔子学院被叫衰?

  去年10月份,中国主席习近平访英期间,参加了全英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年会开幕式,并宣布了全球第1000所孔子课堂—奥特利尔中学孔子课堂的诞生。孔子学院作为国家汉办负责的项目,由国家出资,中外合建,是推动对外汉语发展的重要渠道。根据国家汉办提供的数据,截止到2015年初,孔子学院已先后向139个国家派出了6300余名院长、老师,向112个国家及地区派出了5724名志愿者。孔子学院作为对外汉语重要据点,已先后在国外各个高等院校建立了校区,并不断派遣教师和志愿者教授语言和汉字,传播中国文化。

  然而,国际上一直有评论称,由中国政府出资的孔子学院,是中国强硬输出意识形态的工具。在此声音影响下,有国外媒体公开声称孔子学院是中国政府渗透西方意识形态的重要渠道,孔子学院不仅是中国拿“软实力”秀肌肉的象征,更是在为中国政府发声,有违学术自由。

  对于孔子学院的“发声筒”说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曾公开驳斥。她在2014年12月5日的一次发布会上说,“孔子学院是中国和世界的友好桥梁,所有教学文化活动都是公开透明的。希望有关方面能够摒弃偏见,将这座沟通中国和世界的友好桥梁建设得更加牢固。”

  尽管有反对、质疑声,但海外孔子学院仍在大力兴建和发展。以美、英两国为代表,数据显示:美国目前已有超过100所孔子学院,并有近270万的美国公民参加孔子学院举办的各类活动。而英国的周末中文学校也已超过100所,目前拥有中文教师2000余人,学生上万名。在孔子学院是否强制性输出“中国特色”价值观这一问题上,芥末堆采访了来自于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对外汉语教师刘波。刘波表示,孔子学院的确是中国文化和价值观的传播载体,但所谓“硬性输出意识形态”说法是牵强附会的。在国家之间文化交流普遍化的今天,美国向世界输出了好莱坞大片,而韩国则输出了韩剧,两者均引发了各国剧迷语言学习的热潮。客观来看,这两种文化价值输出的原理同孔子学院无异。刘波说,在他日常的对外汉语教学中,并未受到所谓“硬性输出意识形态”的影响。北外对外汉语教师均可根据学生的学习阶段,自由安排教学方式和教学内容,并根据学生的认知程度适时调整。而且目前看来,学生的接受度和反馈都很不错。

  “互联网+”是趋势,对外汉语“枯木逢春”?

  2015年12月6日的第十届孔子学院大会上,国务院副总理、孔子学院总部理事会主席刘延东在致辞中提到,预计至2020年,孔子学院的全球布局将基本完成。孔子学院将做到统一质量标准、统一考试认证、统一选派并培训教师。基本实现国际汉语教材的多语种和广覆盖,建立较为成熟的中文全球传播体系。

  与此同时,“互联网+”的趋势似乎也给对外汉语带来了新的发展契机。以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出品的《你好,中国》为例,以新媒体为手段的汉语学习类APP使对外汉语“枯木逢春。”《你好,中国》为用户提供了汉语发音及汉字书写的教学视频、音频,可帮助用户实现随时随地学习汉语。此外,外研社开发的Talking Chinese、OnDemandWorld开发的HSK Level Vocab List等APP也在很帮助学习者解决痛点,提高汉语学习效率。据来自泰国孔敬大学孔子学院的魏丽华老师介绍,班上不少学生都在用APP学习汉语,解决课上遗留的问题。“课上学习+APP复习”,已成为对外汉语学习者的新型学习方式。

  孔子学院全球布局的逐步确立,很大程度上促进了对外汉语的发展。然而,对外汉语能否借着“互联网+”的东风“枯木逢春”,还要等待时间的验证。

相关热词搜索:对外汉语

上一篇:学大开设高级研修班,力图打造教育界的“黄埔军校”

下一篇:学霸君与中国移动合作,将推“咪咕学霸君”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