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好未来教育集团创始人兼CEO张邦鑫的在线教育(转)

好未来教育集团创始人兼CEO张邦鑫的在线教育(转)

日期:2018-08-23   来源:    
摘要 : 这是一个互联网和其他产业碰撞的时代。在线教育爆发的前夜,一家线下教育公司如何拥抱未来?,好未来(原名学而思)已经摸索了三年的在线教育

这是一个互联网和其他产业碰撞的时代。在线教育爆发的前夜,一家线下教育公司如何拥抱未来?,好未来(原名学而思)已经摸索了三年的在线教育。我总结了如下要点:

第一,在线教育是未来趋势,最大的教育公司必然是一家有着在线教育基因的公司。

第二,教育跟互联网结合产生实质的价值,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教育的社区化。教育出现新的组织方式,各领域的人有机会相互认识,改变孤独的学习状态,未来是人人为师、人人自学的时代。

第三,谁能解决下述三个问题之一,就是抓住了在线教育创业方向:能否找到方法提升学习的效率?能否找到更好的体验方式激发学习的兴趣?能否用技术帮助企业降低运营成本,提升效率?

第四,在用户对教育的需求依旧是完善社会属性(考证考文凭)的阶段,线下教育的体验效果优于在线教育,很长一段时间内依旧是线下教育为主流。如果用户对教育的需求转变为完善自我属性,从学习中获得满足感,那可能就是在线教育爆发的时刻。

正文如下:

每家公司都将面对不可抗拒的命运:因为经营者的历史局限性,导致公司在洪水猛兽般的新技术面前,溃不成军。只有极少数公司才能以超越时代的远见,拥抱新技术,成就基业长青。由于短视和偏见,很多顺应时代创造辉煌的企业家,往往在下一个时代浪潮兴起的时候,错失机会。要让微软理解Google怎么思考的,这很难;Google也肯定理解不了facebook怎么想的。

好未来教育集团创始人兼CEO张邦鑫内心就有着这样的焦虑:一家线下面授为主的教育公司,如何理解在线教育?互联网每侵袭一个行业,就在短时间内颠覆旧有格局。"我们此刻正处在时代的转折点上,传统教育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完蛋,像雪崩一样。" 新东方联合创始人、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用夸张腔调激情四射地告诉我。他正在拼命投在线教育,已投的四五十家教育公司大部分正转向在线教育。

2003年,张邦鑫和同学曹允东创办了"奥数网",2年后正式将机构取名为学而思,专门从事中小学课外辅导培训,2010年10月,学而思在纽交所上市。2013年8月19日,学而思更名为"好未来",定位为"一个用科技与互联网来推动教育进步的公司"。张邦鑫希望"用行动告诉全体员工以及公众,我们有决心去拥抱互联网和科技。这是对我们公司全体的动员,是互联网意识的启蒙。"

一年前,他在公司内部提出"转型"的命题,高管们的反应基本是反对,觉得这是妄想。他花费了一年的时间来沟通,一边沟通也是一边坚定自己的想法。张邦鑫不是强势的人,做事是跟大家商量着来。"我强势,他们就跑了,得跟他们好好说,让大家都愿意。"他像啄木鸟一样推动这件事。2013年,公司内部达成一致,要为未来五年到十年做好准备,进军在线教育,与其让别人革自己的命,不如自己革自己的命。

万亿规模的教育产业,线下市场份额极其分散,教育培训机构老大新东方2013财年的营收接近60亿元。在线教育市场份额估计将占整个教育产业的20%-30%,由于互联网寡头竞争性质明显,最大的在线教育公司可能拿下这20%中的70%,必然成为最大的教育公司。"这是不可阻挡的趋势,互联网上一定会诞生市值几百亿美元的教育公司",徐小平说"你想腾讯的市值从几亿美元变成600亿美元,不就花了十年嘛。"

在线上拥有最大用户群的时候,也在线下占据了有利地位。将来没有一家教育公司是纯线下公司,所有的公司都要在线上找到自己的位置,否则要完蛋。就像我从山上往下冲,你从山下往上冲,我的势能强过你,你肯定打不过我。"浅层次的学习会转移到线上,深度的学习会继续线下面授,这是百分百的趋势,目前看不出变化的节奏。好未来一定要赌这件事,不赌就会死",好未来副总裁刘亚超说。

模仿老大没有出路

剪着圆寸的张邦鑫,面容朴实,穿着一件印有Google logo的灰色T恤,这是他去硅谷参观Google的纪念品。我和他长聊五个小时,中途休息两次,他就在办公室里打太极拳:"你看我说话这么快,就知道我性子急,打太极能够让我控制情绪。"出生于1980的张邦鑫,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年轻,他的高管也大多是80后。对于一家面临产业变革的公司来说,年轻是这家公司的幸运。

2002年,四川大学本科毕业之后,考上北京大学生物系硕士的张邦鑫为了节省车费,直接从成都坐火车北上。身上只有几百元钱的他,决意自己养活自己,从做家教开始,一度同时做7份兼职,一个月挣两三千元。这能让他在学校食堂吃饭的时候,比别人多加一个鸡腿。出生于江苏农村的张邦鑫,内心深处隐藏着不安:父母年纪大了,家里存下来的几万元只够供他读完大学。他害怕父母生病,没有钱治。兼职赚来的钱,张邦鑫给自己买了一台电脑,留了少数钱做生活费,其他都带回家里给父母。

2003年,他的同学曹允东找到他一块办辅导班,两人东拼西凑借了10万元,正式注册公司。张邦鑫并没有那么长的远见,不知道公司未来能做到多大。他想的是做个两三年可能就不做了,赚一笔钱,再继续完成学业。

在知春路22号知音商务写字楼,他们租了一个不足20平米的房间,花了350元买下破家具:一个不知道密码的铁皮密码柜、两张桌子、两把椅子以及坐下去就陷一个坑的沙发。"学而思"就如此诞生,后来这家公司变成在15个城市拥有80万名学生、主打K12(中小学)多学科培训的教育集团。

当时,教育培训产业的标杆是新东方。"大家都在学新东方,中国不需要第二个新东方。他们做英语我们做数学,他们做大学生我们做中小学生,他们做大班我们做小班。做第二个新东方是没有理想的事。我内心尊敬它,但尊敬它不代表要模仿它。因为时机的缘故,你很难再现一个新东方,历史很难重复。"张邦鑫说。

前Mirae Asset(韩国未来资产金融集团)分析师Eric Wen说:"新东方和学而思属于两个不同的时代。新东方的发展是处于中国人认为‘出国能让生活变得更好’的时代,而学而思的时代是‘中国家长愿意(在孩子教育上)投入很多来保证孩子处于公平竞争的环境’。新东方曾经代表着‘出口’,而学而思则代表着‘国内消费’。新东方曾经代表着逃离中国体制的渴望,而学而思却代表着在中国的教育体制中脱颖而出的渴望。(新东方和学而思)难道不是代表着过去的中国和现在的中国吗?我们当然不会反对一个更加自信的中国。"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美国Rick Arrowood教授谈在线教育的看法

下一篇:几个互联网教育的精彩观点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