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互联网教育 > 中小学“赛课”调查忍无可忍

中小学“赛课”调查忍无可忍

日期:2015-2-28 来源:不详 人气:936 标签:

\

  在参加全国某学科教学比赛之前的一天,我实在忍无可忍,把满桌子教具一掀,把PPT课件的分页器一摔,痛哭失声。

  此次比赛是由某教育学会组织的,每两年一次,每省一名代表。为了在比赛中获得佳绩,我和其他几位教师已经奋战了将近一个学期。一堂小学阅读故事的英语教学,我们辗转各校试讲已达26次。明天就要比赛了,眼看不断的“口误”,突然出岔的课件,毫无把握的学生,我紧张、慌乱、焦虑,在一片指责声中,终于崩溃了。

  可从前的我,开朗活泼,天天乐呵呵;而现在,我表情麻木,眼窝深陷。自从被选为省里唯一的代表参加赛课以来,我已有两个月没有见到孩子了。我现在嘴里的“孩子”,是自己所教的4个班的160名学生。

  赛课究竟给老师带来了什么?我看,把课堂当做竞技场的做法,是对教师智慧和创造最赤裸裸的挑战。

  借班上课与课前“铺垫”

  对明天的比赛,我没法不忧心忡忡。因为孩子是从来没见过面的。一堂好课,往往需要孩子把老师“烘托”起来。怎么烘托,我把希望寄托在“铺垫”上。

  在正式比赛中,铺垫是必不可少的环节。铺垫,就是上课之前对陌生的学生进行统一摸底、辅导,对于个别课堂中无法掌握的词语或活动,先行积累和演练,为上课的重点和难点扫清障碍。

  铺垫是一项很具挑战性的工作。通常,只有经验丰富的老师才能胜任。在这次比赛中,区教研室安排了6位教师帮助铺垫,谁巩固词汇、谁巩固句型、谁对学生摸底、谁对疑难进行预设,大家通力配合,有条不紊。

  铺垫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经过“铺垫”的课堂,能比正常的课堂积极、欢悦许多,能输出很多众望所归的答案。

  赛课非要“铺垫”不可吗?

  我知道,不了解学生的教师,是没有资格站在讲台上的。不铺垫,我对学生一无所知。我对课堂的互动也一无所措。

  专家支持与“团队力量”

  赛课比拼的不是个人力量,而是团队力量。这是比赛伊始领导们不停灌输的道理。为我准备赛课的队伍庞大而又缜密。其中,有学校领导、骨干教师、市区教研员等,十几位专业人士。他们都是权威的身份和象征,每一位都比正式授课的我资历深厚,经验丰富。

  赛课的前夜,学校领导召集所有人员开会,给每一位正式分工:“××负责PPT课件调配,××负责教具摆放,××负责教学反思撰写,××负责预答辩,××负责给学生预热……”大家一丝不苟地按照校领导的指示行动,各司其职,各负其责。

  正式比赛包括授课和反思答辩两部分。在练习教学反思时,我大胆地表示了自己对教学设计的理解:“在我的教学中,我就想表达Reading Is Fun这个主题。”话音未落,教研员李老师毫不留情就否了。他面含责备,“一堂全国展示课,你的定位太低了。”

  我又小心翼翼地说起自己对“探究”的思考。“探究也不行,太深奥了,后面的答辩随便一个问题你都招架不住。”又一位老师质疑了我。

  从此我偃旗息鼓,默不作声。

  一堂全国赛课的费用清单

  为准备这节课,我豁出去了。光是明天比赛用的课堂用具,就有打印机、备用墨盒、A4纸、硬卡纸、彩纸、订书机、钉子、糖、学生奖品、老师礼品、小音箱、剪刀、胶布等。

  这只是一次的开销。我晒出一学期来的花费:给学生复印阅读读物,单色印刷9元一本,一次360元。彩色印刷16元一本,一次600元。前后试讲26次,为孩子印刷的故事书一共花费4000多元。还有各种教具,贴画、卡片、剪纸,给孩子们奖励的“棒棒糖”,共计1000余元。学校另几位骨干教师陪伴备课、说课、评课加班的餐费,也超过2000元。为赛课准备的衣服,2000元。再加上夜晚打车回家,总数早已破万元了。

  不仅如此,学校的花费更是一笔惊人的数目。自从入围名单确定开始,每一次试讲,学校必须请不同的专家会诊、把脉。试讲以来,十几位教育理论专家、语言学家、教育研究所研究员,先后走进学校指导,各种接待、劳务费等,数目之大,无法清算。

  孩子们被迫参与成人游戏

  离比赛还有两个月,我所教的4个班级,每周18节课,怎么也支撑不下去了。“心思根本无法集中在课堂,整天想的就是怎么修改设计,怎么准备赛课。”

  为了让我全心全意比赛,学校开了绿灯。4个班的教学,先是其他教师轮流代课。然而,时间一长,新课、作业、考试扑面而来,繁重的压力,额外的负担,其他老师也顶不住了。临比赛还有一个月的时候,学校为我请来一位专职代课教师。

  我满怀歉疚。有一次,我匆匆从食堂经过,遇见自己班的孩子。他一字一顿地问:“老师,究竟谁才是我真正的老师?”

  赛课破坏了正常的教学。在正式比赛的铺垫环节,借班上课的孩子们兴奋中带着紧张。兴奋是因为有优秀的新老师上课,紧张是因为会被铺垫的老师“分配任务”。离比赛只有3分钟了,一位老师追着孩子的身影不停地跑,手中不时挥舞单词卡。孩子急了,边跑边摆手,说:“不行不行,老师,我真的记不住……”

  赛课背后的“制度”与“人情”

  比赛终于结束了。我超水平发挥,孩子们非常兴奋,我被评委们一致认为“新意频出,表现卓越”,给自己、给学校、给省里的专家和领导,交了一份“完美”答卷。

  我想,这次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忍耐。不过,我的同事和朋友,我的学校,半年多来,他们夜以继日,鼎力相助,这让我十分感动。

  是的,尽管苦、尽管累,我对比赛的感情依旧复杂,爱恨参半。这是4年一次的全国赛事,有的教师,站在讲堂几十年,一辈子也碰不上这种机会。如果比赛获奖,老师的职称和荣誉,如市骨干教师、省骨干教师等,从此就青云直上了。在小学,“做课”“赛课”都是一种异常重要的荣誉,因为这是职业发展中最公开、最重要的评定,是教师成长中必经的考验。

  不过,赛课中无休止的修改和打磨,让我不堪回首。因为场面盛大,课堂艺术被迫变成了舞台艺术。众目睽睽之下,任何进入听众鼓膜和视野的信息都会左右评委的审美判断。视频、音响、舞美、化妆、道具、美术、课件、灯光等,所有这一切,选手们都要考虑。有一位来自北方的教师,仅仅因为麦克风的位置太远了,课堂效果一落千丈。所有人都听不清她的声音。孩子们的情绪也受到了极大影响。

  我所在的小学,校长也对赛课心生怨气。“一堂课真的有必要备一学期吗?有必要一字一句地抠吗?这对学生来说到底有何意义?”但为了学校的荣誉,他忍了。“我没有办法超然。省里凭什么把机会给市里,市里凭什么把机会给区里,区里凭什么把机会给学校?”赛事背后是制度,制度背后是人情。“在这个链条中,学校和教师都处于专业声望的最低等级,学校没有发言权,教师更没有发言权。我们除了把握、珍惜,没有别的选择。”校长说。

  赛课失真,教育的理想渐行渐远

  一场规模盛大的全国赛课,其扭曲与异化正常教学的程度,大家早已见怪不怪。来自全国各地的选手,无一例外都不用粉笔书写,取而代之的是在黑板上贴字条。老师们呈现的PPT课件,其精美和高超的程度,堪比中央电教馆作品。而在所有失真的举动中,最令人忧心的,莫过于教师创造的泯灭。

  赛课背后牵扯出多方力量。对于教师来说,职业声望的诱惑足以让全国赛课变成教师职业发展的“金字塔”,多少特级教师,都是这样过关斩将,被大大小小的赛课一路“孵化”出来的。对于学校来说,品牌就是生命线。教师职业荣誉是学校品牌荣誉的核心部分。为此,学校全力以赴,将全国赛课视为学校日程的重中之重。而对于大赛组委会来说,他们擎起基础教育改革的大旗,寄望于通过新型课堂的引领,将学科教育改革推向深入。然而,偌大的赛场上,赞助商、广告商铺天盖地,高额资料费、会务费等,一场比赛也源源不断地创造着各种收入,纷纷流入不同人的腰包。当然,除了这三方主体,还有一部分关键的“专家力量”,他们拥有合法的权力,把赛课的标准不断向形式倾斜、向技术倾斜、向过度设计的教学创新倾斜,引导着一堂好课的去向。专家、教师、学校、组委会四方构成了一个愈演愈烈的怪圈,共同把课堂推向了竞争、虚伪、形式。

  然而,这样的赛课究竟会把中国基础教育带向一个怎样的未来?

  作为赛课的亲历者,我很担忧。

本文网址:http://www.itouban.cn/iedu/3014.html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MOOC全球,智慧传承!
热点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