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互联网教育 > 老师分成精品课每节超3000元

老师分成精品课每节超3000元

日期:2015-2-3 来源:不详 人气:853 标签:

\

  在所有大型互联网企业中,网易是最早投入在线教育的,但有趣的是,其投资方式却与BAT大相径庭—当BAT大肆收购、进行股权投资圈地时,网易似乎更喜欢以养猪的方式,在自家的田地里默默耕耘。

  尽管网易在游戏领域早已不如腾讯,邮箱也慢慢丧失优势。但是其在教育领域却风生水起,教育行业的“金猪”也越养越肥。

  1月4日,《互联网周刊》发布的《2014中国在线教育综合水平排行榜》,从知名度及影响力、创新能力、用户体验以及未来发展潜力四大维度列出了行业前100位平台。其中网易公开课和网易云课堂位列榜单一、四名。

  反过来看,与网易在2013年投资91外教400万美元、获得其20%股权、最终反被竞争对手51Talk收购相比,其自己耕耘的教育产品要成功得多。从2006年有道搜索上线,到2010–2014年间网易公开课、网易云阅读、有道云笔记、网易云课堂、“中国大学MOOC”项目的推出,网易的在线教育矩阵逐渐完善并形成。

  搜狐CEO张朝阳说,门户已死。目前,网易业务主要有门户、游戏、社交、教育四大板块。新浪押微博,搜狐冲视频,网易的未来是否正是在在线教育上?丁磊口中“抱着做公益的心态”打造的网易“在线教育生态圈”又能否成为新的利润点?

  对此,网易有道副总裁、有道词典总经理包塔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线教育是有道的重点业务板块之一,丁磊给我们极大的支持,也曾经说过,会不计回报地投入在线教育。”

  有道系成催化剂

  去年4月,久未露面的网易CEO丁磊亲自为网易有道在线教育平台发布会站台,宣布要开放有道词典作为在线教育平台,并将其定义为优质的合作伙伴与海量用户的连接者。这一转型是在有道上线6年后,过程中积累了超过4亿的用户。

  在有道词典总经理包塔看来,做平台是水到渠成的事。他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通过垂直化的产品,有道聚集了忠实的用户群,他们不只是有查词需求,还有着非常强烈的提升英语水平的需求”。

  而在2006年有道搜索上线、2007年有道词典推出时,网易对这一转变或许并未有预期。从时间节点来看,有道系向在线教育转型是受了网易其他产品的启发,上述在线教育榜单中的网易公开课和网易云课堂是典型代表。

  网易公开课于2010年11月推出,以哈佛、耶鲁、清华、北大、港台知名大学、Coursera、可汗学院、TED、BBC、IEEE等学校和机构的课程与讲座为内容,将课程翻译制作成免费视频。网易云课堂于2012年12月上线,在汇集课程资源的基础上,提供学习管理和支持功能。

  从在线教育平台的打造手法上看,网易并没有出奇招,从一开始的单纯内容供应到后来的多维度服务,网易的策略是简单的“做加法”。产品在榜单中占据重要位置或许主要在于其发展时间长,从而积累到更为广泛的用户资源。到去年11月,云课堂已被正式引入大学本科计算机教育系统课程。

  所以有道系的在线教育转型逻辑很好理解,词典用户与学习用户的高度重叠让网易的有道系和云课堂系可以自然地互通有无,彼此积累的用户资源一旦打通,将是网易整个在线教育板块代价最小的升级方式。

  “三年前,我们已经在有道内部讨论在线教育了。”包塔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网易云课堂和网易公开课是综合类在线教育平台,有道的相关产品是垂直类(外语)在线教育平台,两者在不同的维度上满足不同用户对于在线教育的需求。

  此外,2011年网易云阅读、有道云笔记的推出,让网易在线教育矩阵逐渐立体,网易邮箱、大学生社交平台—青柠等沟通软件也可归为学习辅助工具。回过头看,最早上线的有道虽并未一开始就瞄准在线教育,却成为网易此块业务的催化剂。

  包塔表示,有道在线教育短期内主要从两方面进行部署:在线教育课程平台有道学堂将以直播课程平台的形式为主,为用户提供课程以及相应的诊断、批改等配套服务;有道口语大师将利用游戏化教学的方式,为用户提供一个练口语的工具。

  网易的下一步

  有道转型的发布会上,丁磊现身,为有道在线教育的战略方向定了调:“网易是抱着做公益的心态来打造有道在线教育平台的,在一段时间内,会通过不计回报的投入,打造一个优质健康的在线教育生态圈。”

  这一“公益”论调将“教育”的初衷表达得淋漓尽致,也与互联网产品的“免费”属性高度契合,然而回归到盈利本质,丁磊的定调似乎不是长久之计。

  在线教育自媒体人、艾瑞专栏作家黄嘉榔认为:“网易暂时不考虑盈利间接造成了一个问题:平台没有动力。网易内部那么多项目,能够切实给公司带来盈利,每个公司都喜欢,而一味的花钱,眼色能够好看吗?虽然不至于漠视,但是起码重视度没有那么高。”

  包塔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从收入的角度来说,目前占大头的是广告收入,但明显的整个在线教育业务收入的占比会越来越高。有道作为平台,跟其他一些领域的平台类似,我们跟合作伙伴的关系是合作、联合运营的关系。”

  他还透露,去年12月份的四六级考试,有道学堂就和四六级领域最好的团队和老师进行了合作,比如王长喜团队,打造了四六级精品在线课程,这门课程有几千名学生报名。“我们给老师的分成能够达到每节课3000元至4000元。”

  虽然网易在线教育打着公益的旗号,其实际利润贡献能力并不清晰,但其持续的投入,还是不免让人产生网易要押注在线教育的猜想。

  从2012年开始,“门户模式已死”的说法已经慢慢成为现实。当年第一季度,新浪、搜狐的品牌广告营收同比增长分别仅9%与7%,刨去3.8%的CPI,增长所剩无几。如今网易游戏业务增长放缓,社交又难有突破,其“门户改革”是否只好押注在线教育?

  互联网行业分析师梁振鹏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网易目前主要还是依靠游戏赚钱,游戏是一个非常稳定、行之有效的盈利模式,而在线教育市场刚刚起步,还需要不断地投入,立刻依靠它实现营业额增长也不现实,只能说占网易营业份额的比例会越来越高。”

  2014年三季报显示,网易在该季度实现净利润11.59亿元,较上一季度有小幅回落,但比上年同期10.48亿元增加了10.59%。公司网游业务营收为24.60亿元,占总净营收33.30亿元的73.95%,是网易目前持续的利润点。

  一面是在线教育板块盈利模式的探索,一面是整体业务线的开拓。如何将在线教育培育为利润的增长点,或许是网易下一步思考的问题。

本文网址:http://www.itouban.cn/iedu/2765.html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MOOC全球,智慧传承!
热点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