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互联网教育 > 何必听不上课的名师的课

何必听不上课的名师的课

日期:2015-1-30 来源:搜狐教育 吴非 人气:853 标签:

  1943年11月,欧洲反法西斯战争到了转折期,美英苏三国首脑为商讨开辟第二战场事宜,召开德黑兰会议。斯大林须乘飞机前往德黑兰。机场上停了两架运输机,前一架飞机的驾驶员由一名空军上将担任,后面一架的驾驶员是个上校。随从跟从斯大林走,也不知他打算乘哪一架。据说多疑多虑的斯大林极少乘飞机,他站在第一架飞机前停下,对随从说:还是乘上校开的那架吧,上将一般不常开飞机。这件事是哪本书上的,我记不清了,有可能是什捷缅科的《战争年代的总参谋部》,可能是朱可夫的《战争与回忆》,也可能是美国驻苏大使哈里曼的回忆录,这些书是30多年前读的,曾有感而发,做过笔记。当时我没有乘过飞机,看到斯大林的“上将一般不常开飞机”,想到多疑之人也必有精明之处。

  80年代,特级教师少,全省几十人,掰指头能数过来。然而,上了特级,“则仕”,不用上课了,可以不开飞机,而管开飞机的了。时间不长,手就“生”了。有个特级教师上课,曲高和寡,学生听不懂,一学期下来,叫苦连天。那时家长比较纯朴,开学时听说任课老师是特级教师,“亲自”来上课,奔走相告;没想到年级单元测验,三分之一多学生不及格。倒是刚刚分配来的大学生,天天泡在教室,课上得很好,考试平均分高出七八分,当时办公室传为笑谈。冷静下来,老师们也想到:拳不离手曲不离口,教学也是一个道理。一线教学的体验非常重要。读再多的理论书,做再多的研究课题,教师如果脱离课堂,很可能“手生”;脱离课堂两三年,偶尔去代几节课,或是客串表演一下,问题或许不大;如果对别人的课指手画脚,要求老师们照他说的做,去“描红”,则贻害无穷。

  现今强调业务进修,培训机构经常组织各种观摩,到处看到名师示范课。知情的老师知道,有些名师由于各种原因,在学校早就不上课了;有些名师,已经脱离学校,担任社会工作了。我不太相信那些课的价值,一个月示范两三次,唱的全是传统“折子戏”,这和灵动的,千变万化的课堂相去甚远,很多老师听过三五次,就不再认真,而当作放松自己的娱乐了。

  花了时间耗了精力,去观摩平时不上课的名师的课,有必要吗?也许他们的确有绝技和拿手好戏,但和看戏不同,台下的老师要回到自己的课堂,他是来“学样”的,他看到的,未必能适应自己的课堂。而名角的示范课只要出点差错,也会像重大事故一样,传的比什么都快。

  这数不少的人,评上“特级”或“正高级”后就不上课了,也有人基本没上什么课,为评称号或职称暂时承担一些教学任务,“到手”了,也就离开课堂了。此类现象在中小学很普遍,老师们有意见,但教育行政部门不知为什么没有兴趣作相关调研。

  一个人热爱自己的专业,淡漠名利,会获得身心愉悦,这种幸福任何外物无法取代。8年前去美国,从上海起飞时,美航广播告诉乘客:担任本次航班的机长某某先生,在本公司服务四十多年,几天后将迎来65岁生日,这是他最后一次执行飞行任务,飞机到达芝加哥奥黑尔机场时,他就退休了……机舱里响起一片掌声。飞机降落后,机长在舱门口向乘客致意,高瘦的老人手上端着一杯咖啡,他可能有点累了,开了一辈子飞机,下班了。

  知道和他一同在天上飞,人们会很安静。

  [作者简介:吴非,原名王栋生,南京人,著名杂文作家,江苏省特级教师,首批教授级中学教师,南京市名教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笔名吴非。1950年出生,1968年下乡插队,1982年春毕业于南京师大中文系,进入南师附中任教至退休。主编《高中文言读本》、《初中文言读本》(江苏古籍出版社)、《古诗文诵读》、《现代诗文诵读》(江苏教育出版社)等20多种教学用书,为《中学语文(必修)》(苏教版)、《新语文读本》编委,发表教育教学论文20篇;1988年起在教学之余从事杂文写作,发表杂文、评论、随笔2000多篇,获杂文界最高奖项林放杂文奖,出版杂文体专著《中国人的人生观》《中国人的的用人术》,杂文集《污浊也爱唱纯洁》等。2004年在《南方周末》上刊发的《不是爱风尘》引发了社会上对中学教育的大讨论,出版教育随笔集《不跪着教书》《教育参考-吴非视线》在教育界影响颇大。]

本文网址:http://www.itouban.cn/iedu/2716.html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MOOC全球,智慧传承!
热点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