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互联网教育 > 从老师对翻转和预习两种概念的疑惑看教师培训和成长

从老师对翻转和预习两种概念的疑惑看教师培训和成长

日期:2015-4-7 来源:转载 人气:113 标签:教师培训

  这些天一直和国内合作学校的老师合作写一些论文,关于在iPad课堂的教学的部分。每一个老师都很有自己的想法,但也都遇到了各式各样的问题,不论是理论上的还是实践上的。我对比了TPACK理论模型和国内老师的发展,发现了一些很有趣的现象。

  我们的数学老师是一个思考很有逻辑的老师,也很愿意花上一些时间做思考。她并不是一个特别愿意实施新内容和展现新思考的老师,但我认为她是需要稍微长一点的时间处理下新了解的信息。她最近很困扰一个概念:什么是预习,什么是翻转,预习和翻转到底有什么差别?看似一个简单的问题,却难倒了受过N次相关内容培训的老师。

  为什么一个受过N次相关内容培训的老师会有如此的疑惑?我百度了国内针对翻转课堂的论述,其中最火的词条解释如下:

  “翻转课堂式教学模式”是指学生在家完成知识的学习,而课堂变成了老师学生之间和学生与学生之间互动的场所,包括答疑解惑、知识的运用等,从而达到更好的教育效果。

  翻转课堂译自“Flipped Classroom”或“Inverted Classroom”,是指重新调整课堂内外的时间,将学习的决定权从教师转移给学生。在这种教学模式下,课堂内的宝贵时间,学生能够更专注于主动的基于项目的学习,共同研究解决本地化或全球化的挑战以及其他现实世界面临的问题,从而获得更深层次的理解。教师不再占用课堂的时间来讲授信息,这些信息需要学生在课后完成自主学习,他们可以看视频讲座、听播客、阅读功能增强的电子书,还能在网络上与别的同学讨论,能在任何时候去查阅需要的材料。教师也能有更多的时间与每个人交流。在课后,学生自主规划学习内容、学习节奏、风格和呈现知识的方式,教师则采用讲授法和协作法来满足学生的需要和促成他们的个性化学习,其目标是为了让学生通过实践获得更真实的学习。翻转课堂模式是大教育运动的一部分,它与混合式学习、探究性学习、其他教学方法和工具在含义上有所重叠,都是为了让学习更加灵活、主动,让学生的参与度更强。互联网时代,学生通过互联网学习丰富的在线课程,不必一定要到学校接受教师讲授。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催生“翻转课堂式”教学模式。“翻转课堂式”是对基于印刷术的传统课堂教学结构与教学流程的彻底颠覆,由此将引发教师角色、课程模式、管理模式等一系列变革。

  这两个翻转课堂的概念其实都很明确,就是和传统课堂的互相翻转,即上课的时间用来解决问题,把以前课堂上的内容带回家中完成。不过我个人对上面两个定义是持有自己的观点的,比如翻转课堂的核心是学生学习的改变,如果持续考虑教师教学的改变,那最终的结果还是以老师为中心的教学。当然,我对上面的语言的看法并不是这篇文章的核心,而是我自己的一种看法,但这和我们的合作老师不理解翻转课堂的这种现象有很大的原因。

  这位老师之所以无法分清预习和翻转课堂的概念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传统的国内上课模式。我们所说的预习一般都是对知识点的预习,我们课堂上的内容也以知识讲述为主,到了翻转时代,课堂的知识讲述到了课外的视频观看,虽然形式不同(多媒体和传统读物),但核心内容是完全一致的,都是对知识点的学习。我非常能理解这位老师的想法,因为当他们思考翻转的时候,思考的更多的是课堂内容课外做,即传统的知识点学习在课堂外完成。这自然和我们以前说的预习有很多的相似度。

  其次,这位老师接触到的信息可能只是翻转课堂本身,然后根据国内的情况,不断的进行微课的培训和训练。我查阅了百度上一些微课培训的资料,和现在的老师沟通,也查看了一些老师们传给我的资料,很多资料上都将微课作为翻转课堂的一个主要部分进行培训,即老师如果会做了微课,在微课中把知识点讲清楚讲明白,就可以实现翻转课堂。我个人认为这是一种非常不负责任的行为,教师培训通过不够辩证的方法对某一个点进行大量培训,要求老师们通过对一个点的学习实现一个面的探索和创新,是非常困难的。另外,我手里的资料显示,老师们学习微课也只是学习技术方面,也只是学习把一个内容用技术做成新的形式,很多时候会间接成为一种上课的视频。所以老师分不清翻转课堂和预习也就可以理解了——他们接受的培训就是如此。

  培训其实只是一部分,在这个信息化的社会,各种媒体所发布的信息带给老师们的冲击也很大,而这些媒体追着求新求快的目标(我也是媒体出身,所以相当有感触),大量的引入各种新鲜高档的词语,但却没有对这些词语进行详细和辩证的解释;大量的刊登基于这些词语的文章,却只给出结论没有探讨原因。我以前看过一篇翻转课堂的文章,写的是翻转课堂的十大成功案例。从某些角度上看,这些案例的确成功了,但为什么成功很少有人讨论过,成功的特点,当地的环境等等,几乎没有人涉及。针对这个问题,我问过老师们:你知道什么叫翻转课堂,大数据,个性化学习,学习管理系统,e-learning,云计算等等,我咨询了21个老师,有18个表示听说过,但说不出来什么含义,有2个能说出来自己对翻转课堂和个性化学习的,但表示是区里培训了的,这个概念是要考试的,还有一个能说出学习管理系统,但认为学习管理系统是对学生成绩的一种追踪(我们的一个合作老师认为一对一iPad课堂是每个班级有一个iPad就是一对一课堂)。老师们在现在的时代有了很多接受新信息的渠道,但却很少有对内容进行审核的媒体和平台,发布一些真正让老师理解和明确新概念以便于未来使用的内容(包括我的网站,我也是写着玩的,而不是真正的媒体)。或者说,老师们接触到的信息和内容,以及接触到的方式,很可能被老师应用在教学里。换句话说,老师们教学的目标可能也是不明确的,只把内容传递出去,剩下的工作学生自己做吧。

  我在前面谈到了我对上面对翻转课堂的定义的另一种看法。学习的本质是一样的,在美国也好,在中国也好,学习的核心是一致的,老师的作用也是一致的。当老师把自己的目标定为学生探索、学生感知、学生创造时,他们的教学会不会有变化?如果老师给出对教学的定义是“通过对学生学习行为、学习习惯、学习方法的观察和评估,创造学生能有效参与的学习环境,用合适的方法鼓励、促进、支持学生实现自己和课堂的双重学习目标”,而不是“教师则采用讲授法和协作法来满足学生的需要和促成他们的个性化学习”,老师的行为是不是产生差别?

  那么翻转到底是什么?

  我在几个月前也在考虑翻转课堂的差别,因为我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为一本翻转课堂的书收稿子,我和我的朋友Alan Eno花了一下午时间讨论了翻转课堂到底和传统的预习有什么区别。他也给不出答案,我也拿不出答案。但有一天我恍然醒悟了(其实是从认知心理学的角度来看的)。

  这种翻转和预习可能最大的差别,是让学生在课外获取和课堂知识相关的最多的经验,课堂中在老师的支持下串联、总结、归纳这些经验,应用结果解决一些问题,也通过学生之间的相互学习完成对新知识的一种创造。我的解释从认知心理学的角度出发,我认为学习是一种建构的过程,是把自己大脑中已有的信息和新信息进行一些互动,然后基于这些信息的再创造。

  在我的理解中,翻转是更倾向于用新的技术和多媒体支持一种探索和提前的经验积累,可以上升到知识点的部分,但不是必须的,即便上升到知识点部分,也只是使用探索的方式简单的涉及知识点。这和预习有着一些差别。当学生有了相关的经验后,他们对于一些知识点的理解就会更好。也很有可能,学生在课外进行探索后提高了对知识点的兴趣。在这个问题上我和我们的合作老师有一些分歧,比如教一厘米的概念的时候,我更倾向于探索单位的概念,因为探索单位的概念后,一厘米可以理解,一分米也可以理解,一米也可以理解,一分钟,一小时,全都可以同单位的角度理解,并且不用这么死板。比如一小时,你可以根据单位的不同做不同的划分,4个15分钟,2个30分钟,3个20分钟,6个10分钟,12个5分钟,60个1分钟,3600个1秒等等。我当时建议老师可以让抛弃厘米的概念,用学生自己的拳头作为一个单位,测量一个物体的长宽高,去探索单位和数值之间的关系,而非厘米的概念,之后用合适的时间一举引入各种单位概念,如米,千米,光年等等。

  翻转后老师应该做什么?

  学生有了相关的经验,课堂的讨论就会更加贴近实际,更加有趣,分享的价值会有所提高。比如让学生讨论乐高,很多学生可以讨论2个小时,但让学生讨论外太空,学生们可能能用20分钟搞定所有的内容。并不是外太空的知识比乐高难(乐高的东西可以很难,外太空也可以很简单),而是学生们没有外太空的经验。既然没有经验,如何进行深度讨论?

  有了这些经验后,老师们可以带学生们进行分析、评估、创造等等高级别的思考活动(比如学生们可以创造自己的单位,然后老师们带着做他们做买卖,要知道统一度量衡是一件多么伟大的事情)。可能用一节课、两节课甚至更多的时间来解决单位的问题,但却可以在未来遇到很多问题时都用单位的概念来解释,比如分数(八分之一,你可以假设1是单位,然后有8个这样的东西,其中的1个单位就是八分之一)等等。

  我很赞赏这位老师对翻转和预习两个不同概念的探索,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老师,教学才会进步,学生的学习体验才有可能提高。但她的困扰也反映出一些现在我们在教师培训中的问题,培训的问题,媒体的问题,老师自身理念的问题,老师实施形式的问题,学校管理的问题等等。

  路还很长,需要一点点的走。

本文网址:http://www.itouban.cn/iedu/201504073622.html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MOOC全球,智慧传承!
热点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