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互联网教育 > 我们的教师为什么丧失了幸福?

我们的教师为什么丧失了幸福?

日期:2014-11-13 来源:教育星空 人气:853 标签:

  十一五期间,新教育实验的主题语是“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这是对新教育实验的宗旨或者说目标的准确概括。这也表明,新教育实验着眼于人(包括教师与学生,特别是教师),着眼于人的“教育生活”。因此,新教育实验要改变的是师生的行走方式与精神状态,而要改变教师的行走方式与精神状态,必定首先认定许多教师的日常教育生活可能是不幸福的、割裂的。

  为什么说许多教师的日常教育生活可能是不幸福的?这种不幸福的根源在哪里?

  这种不幸福的根源可能在于制度的压迫。在这里使用制度这个词是中性的。无论在哪个国家,哪种社会制度下,制度与自由永远都是对立的。这种制度不仅仅包含政治制度,也包括课程制度等等。在中国语境下,这种制度很容易发生异化变形,从而对教师构成伤害。比如各种不合理的考评制度特别是教师评价机制。在就业压力越来越大的情况下,这种对教师的异化越来越严重。这种不幸福的根源可能来自于学生的变化。越来越多的教师会发现学生越来越难教了!校园暴力层出不穷,恋爱现象严重,厌学普遍化,教师在面对学生的时候,很难再依靠传统的权威去维持必要的纪律。――从另一方面来说,也可以说学生的民主意识普遍增强了。教育的市场化倾向日渐明显,家长与学生拥有了越来越多的发言权,也让许多老师难于应付。这种不幸福的根源可能来自于教育改革。近年来,各种教育改革你方唱罢我登场,教材再也不是数十年如一日了,特别是推行新课程以来,教育领域中的巨大变化让许多老师难以适应,理论话语与实践话语缺乏融合使得专家与教师彼此不信任,也加剧了教师的焦虑。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寻求幸福感与安全感,教师很容易拒绝变化,变得平庸。因此,许多教师的日常教育生活是以重复性为特征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这种状态下生活的教师,很容易形成犬儒主义态度。这种态度至少表现为:

  一、怨言满腹。

  其实,抱怨是改变现状的第一步,因为不满现实,我们往往才着手改变它。但是,当一个老师只停留在抱怨阶段而不采取任何措施时,抱怨的意义就变了。在这种时候,抱怨中既有真实的不满,也有掩饰自己的作用。在抱怨领导,抱怨制度甚至抱怨同事的同时,他很可能也是在转移自己的无能与无力。当我们把一切归咎于领导,归咎于制度时,我们实际上是在为自己开脱,规避自己对于现状的责任。(也有才华横溢者怨言满腹,这里只列举其中的一种情形)

  二、妒贤嫉能。

  对于平庸的教师而言,优秀教师的存在永远对自己是一种威胁。因此,他们可能会结成同盟,嘲讽,打击优秀教师以维持自己的地位与安全感。

  三、拒绝变化。

  新课程的成功与否,在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教师素质。新课程在设计上存在一些问题,但新课程最大的阻力或许仍然是来自于一线教师。有相当一部分教师,既不满现状,同时又拒绝变化,因为任何变化都会带来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会带来不安全感。虽然现在的安全感是虚幻的,但是也会本能地维系。因此,他们对于新课程会采取一种破坏性的批判,还不是建设性的批评。

  这种教师往往墨守成规,无所作为甚至丧失人格。他们已经形成了习惯性思维,不能适应新的情境,教育教学生活日益教条化,这种日常教育教学生活的庸俗化,也是教育改革举步维艰的原因之一。而这种生活态度所带来的幸福感既是虚幻的,也是低层次的。或者说,教师的教育与生活是割裂的。

  而对于新教育而言,“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绝对不是只进行局部的改革,更不是强加于教育生活之上的六个方面的任务。“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首先是对以重复性为特征的日常教育生活的批判,在批判的基础上,试图以六大行动为切入点来重建教师的教育生活或者说职业生活。而这种重建的目的不仅仅在于将来,它首先着眼于现在,着眼于教师教育生活的幸福完整。

  因此,新教育实验希望教师对于日常教育生活始终保持一种反思的态度,这种反思是通过包括阅读、写作和教学在内的六大行动来完成的。当一个教师在采取教学行为的时候,他往往是受某种内在的对教育的理解的支配,也就是说,每个教师都会拥有自己对教育的理解与解释,这种理解与解释往往是未经检验的,带有偏见的。而反思,则是指与书籍,与同事,与专家,与自我保持对话关系,从而洞察与反省自己的理解与解释,不断地修正,教学行为因此会不断地调整。只有这样,教师工作才会具有创造性,才会不断地超越自我,专业化水平才会不断地提高,才会真正地体会到一个教师的职业愉悦,享受到真正的幸福。

  当教师自己无力促成这种反思的话,则可能会依靠外在的启蒙与介入,而外在力量(比如专家或政府推行的教育改革等)的介入往往会对教师原有的日常教育生活构成冲击,使教师陷入到恐惧或者说焦虑状态,甚至有强烈的不安全感。因此,作为这种不安全感的反弹,有的教师可能会倾向于抱怨,拒绝改变以缓解焦虑,获取虚幻的安全感。

  但是不断地接受这种有益介入的老师,则可能促成真正的反思,进而改变自己的教育教学方式,从而获得真正的专业化发展,也获得真正的安全感。

  “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这不仅仅意味着课堂的改变,教育的改变,从某种意义上,也意味着教师职业态度与生活态度的根本变化。也就是说,我们要改变的,不仅仅是教育,甚至是我们的人生。

本文网址:http://www.itouban.cn/iedu/1975.html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MOOC全球,智慧传承!
热点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