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互联网教育 > 在线教育市场反应远低预期(转)

在线教育市场反应远低预期(转)

日期:2013-11-24 来源: 人气:4 标签:在线教育

从去年下半年兴起的新一波在线教育浪潮可谓是愈演愈烈。进入10月以来,关于在线教育的各种沙龙、论坛等会议明显多了起来,当各种讨论和争议渐渐归于平息时,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开始对这个行业产生了反思:为什么创业者对它趋之若鹜、惟恐错失潮流,而消费者对它却不温不火甚至冷眼旁观?在线教育似乎陷入了圈内热圈外冷的尴尬境地……

在线教育市场反应远低预期

继9月底北京大学宣布在全球最大的在线教育平台之一—edx上发布首批网络公开课程之后,10月17日,清华大学的第一门免费公开课《电路原理》也于edx平台和“学堂在线”上同步开放。关于“学堂在线”的选课情况暂无公开数据,但据edx平台数据显示,当日共有来自全球的8313名学生选择了该课程,其中排名第一和第二的印度、美国学生共计2700余人,而中国学生仅400余人。在经历过前期的高调宣传、预热后,中国顶级大学的在线教育课程意外遇冷。

这或许只是一个特例。10月以来,在愈加频繁的各种在线教育沙龙、论坛等会议上,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一个现象,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开始反思,在线教育的“火”是否只是圈内人士一厢情愿的虚火?在刚刚结束的某场在线教育沙龙上,君联资本副总裁靳文戟甚至表达出些许悲观态度,他举例称,线下有沃尔玛,线上就有京东、亚马逊;线下有全国的大报纸,线上就有新浪,“但线下没有一个全国性的大学校,所以线上也很难出现一个很大的教育平台”。

在对众多业内人士采访以及行业专家演讲梳理的过程中,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在线教育行业之所以圈内火热圈外冷,归根结底正如清华大学公开课一样,尚未被学习者普遍接受,以至于有业内人士感叹:“大部分的在线教育都飘浮在云端,没有真正接地气。”

复制国外模式遭遇水土不服

如果从1998年教育部正式批准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北京邮电大学等首批远程教育试点高校算起,利用互联网技术实施授课教学仅有15年历史。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国在线教育一直稳步发展,并诞生了两家规模不大的上市公司:正保远程教育和弘成教育。

在回顾早一批在线教育机构的商业模式时,弘成教育董事长黄波把它们归纳为:把线下讲课内容拍摄下来,制成产品(课件)卖出去。这种单一的商业模式很快受到新一轮在线教育浪潮的挑战,以最先掀起波澜的美国为例,其在资本市场上的不俗表现吸引了全球教育从业者的眼光,据不完全统计,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融资金额达千万美元级别的案例有十余起,其中The Minerva Project获天使融资2500万美元,Echo360获得融资3300万美元,Coursera累计获得融资6500万美元。

国外的在线教育模式很快得到了中国创业者的“跟随”和“复制”。“反观国内在线教育网站,实际上只是将传统的教学模式数字化,但在教学方法上并没有很大突破,也容易把传统教学的弊病带到线上。”有分析师认为,互联网力量撬动在线教育金矿虽然触手可及,但是国外模式在国内实际上很难复制,甚至遭遇水土不服。

“一个行业要火起来,要迎来爆发,首先需要用户接受它,其次是内因外因。”好学教育网副总经理肖松柏说道。

中小学领域存巨大行业壁垒

像其他行业一样,我国的教育行业同样分为刚需和非刚需两类。“以升学、考试、补习等形式为主的K12(中小学)教育是建立在刚需之上的,它的市场规模非常大;相比而言兴趣类、素质类占比不大,对于学生和家长而言也不重要。”教育行业研究者、投资人张泰伦认为,中小学领域是在线教育领域最大的一块市场,但毫无疑问也存在着很深的行业壁垒。

张泰伦以“中小学题库”等关键词在网络上搜索,检索到中学试卷网、中学在线题库、学生试题网、高考资源网等网站,但是从全球排名上看,许多均在数十万甚至数百万之后。“可以说,这些题库大多处于半死不活的"僵尸"状态,而且网站的水平、模式等已远远跟不上时代步伐。”

无独有偶,北京商报记者采访的一位在线教育创业者的经历则反映出许多家长对中小学在线教育的怀疑和否定。该创业者曾找来几位有博士学位的技术团队,创办了一家在线教育机构,恰巧这几个团队成员都有孩子,因此孩子们很自然就成为“实验”对象。“开始,他们都说效果不错,我就纳闷了,为啥销售做不上去?在我的追问之下,一个同事无奈说道,自己的孩子几乎没学到啥效果,一旦失去监督孩子就去玩游戏,后来干脆不让他学了。”提到那段经历时,该创业者仍气愤难消,“我想,同行都如此,更何况普通家长?如果还这么下去,不是自欺欺人么?后来,我就停掉了这个项目。”

黄波则认为,目前中小学在线教育领域尚未有企业能真正抓住用户需求,做出让消费者普遍接受的产品。“弘成教育旗下的101网校算是同类中比较知名的了,但市场份额还是非常少,我认为未来中小学在线教育一定会朝着个性化、社区化、家庭化方向发展”。

低价位高成本考问服务质量

对于占据教育行业大头的中小学领域而言,消费者(家长)在提到它时忧心忡忡将信将疑,学习者(学生)在使用过程中效率低下自主性差,那么对于成人学习者而言效果如何?对此,北京商报记者采访了在线教育学习者小林。

准备出国的小林曾花了1100元在某网校上报了一个雅思培训班,当初信心满满以为能坚持下来,可3个月下来效果并不如意。“课时单价不到传统线下小班的1/6,而且时间比较灵活,网校也设置了诸如模拟同桌、在线答疑、小组讨论、举手发言等有意思的细节。开始的时候我也确实坚持下来了,但我发现我的英语水平并没有实质性进展。”小林表示,学习效果上的不如意打消了他的积极性,而且网校也没有完善的监督机制,慢慢地,网上学习变成了一件很随意的事情。

表面来看,在线教育奉行的是一种低价位策略,但因为它具备了互联网的属性,因此又是一个烧钱的行业。“可以说,在线教育是一个万人坑,大家都以为它是一片蓝海,但实际上却是血海,你投入几千万元进去,可能连一点回响都没有。”前世纪佳缘创始人、现91外教网创始人龚海燕说道。

如何在高成本投入、低价位回报的前提下,用优质的服务质量来吸引消费者,目前在行业内仍在探索。“其实,低价位与优质服务之间并不矛盾,但对于内容提供商来说,千万不要轻易把课程降价贱卖,不要让用户养成低价就是廉价货的习惯。”沪江网创始人伏彩瑞说。

本文网址:http://www.itouban.cn/iedu/13.html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MOOC全球,智慧传承!
热点关注